不夸張地說,在幾乎所有號稱“一生必看”的書單中,阿信家的這本科普大部頭都必須擁有姓名。

  它就是《癌癥傳:眾病之王》。

  中文版面世近10年,常年高居豆瓣熱門醫學科普No.1,超過1萬讀者打出了9.0的高分,各種短評密密麻麻蓋了4000多樓,還有另外5萬多人種草……

  英文版則早在2011年,就因為“準確細致的醫學科普、優雅動人的文風”獲得了美國圖書界最卓越的——普利策獎,被認為是1923年以來出版的最重要的100部英文著作之一。

  而PBS根據它改編的同名紀錄片《眾病之王:癌癥傳》,也打出了9.3的高分,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抗癌紀錄片。

  這本書,但凡讀過的小伙伴,都會毫不吝惜贊美之詞:“這是我迄今為止讀過最好的科普書”“個人閱讀的年度最佳”“就應該給每個公民都配發一本”……

  就連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讀過之后都愛不釋手,華大集團CEO尹燁更是說,如果只推薦一本癌癥相關的作品,他會毫不猶豫地推薦《癌癥傳:眾病之王》。

圖片1

  今天,阿信就要為你推薦《癌癥傳:眾病之王》的全新10周年紀念版本,不過請不要被它600多頁的篇幅嚇倒。

  接下來,我們就來一起看看,為什么10年過去之后,《癌癥傳:眾病之王》(10周年紀念版)還值得全家老少一讀再讀。

  1

  強強聯合、全新制作的《癌癥傳:眾病之王》(10周年紀念版)

  拿到編輯老師送來的新版《癌癥傳:眾病之王》,阿信除了被它厚重的分量嚇到以外,第一感覺就是封面完全不一樣了。

  和老版比起來,“癌癥傳”三個字更加突出,而且區別于之前的白色底色,這次采用了經典的牛皮紙色,封面正中畫上了一個紅色的螃蟹(cancer),隱喻感更足。

  不過,這些都還只能算細枝末節,最大的不同,則是整本書進行了全部的重新翻譯。

  譯者馬向濤博士,中國癌癥基金會人文協作組副組長,與作者悉達多·穆克吉有著同樣的專業背景,都從事腫瘤學研究的醫生。

  那么悉達多·穆克吉是誰?

悉達多·穆克吉悉達多·穆克吉

  

  簡單點說就是,一位印度裔美國人,醫生+學霸,擁有斯坦福大學生物學學士學位、牛津大學免疫學博士學位,以及哈佛醫學院醫學博士學位,現在是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助理教授。

  而且巧的是,穆克吉的另一本代表作《基因傳》也在幾年前由馬向濤博士翻譯出版。

  這樣的組合,只能說是“強強聯合”了。

  而且根據馬向濤博士回憶,自2013年拿到首版的中文版《癌癥傳》時,便對它愛不釋手,在閱讀過程中將勘誤在書中的空白處一一做了注釋,并用牛皮紙做了書皮,小心放在書柜中保存。

馬向濤馬向濤

  

  可以說,作者用6年時間完成了《癌癥傳》,譯者則用了近8年的時間對中文版進行細細打磨,最終使得《癌癥傳:眾病之王》(10周年紀念版)呈現在我們眼前。

  用馬向濤博士自己寫的感悟來說就是,《癌癥傳》不僅是他心目中的白色巨塔,也是他從醫二十余年的人生感悟。

  這樣譯文,整個讀下來,阿信的體驗感就是四個字:行云流水。

  沒有讓人費解的長難句,即使在沒有任何醫學知識積累的情況下,精深的專業知識和龐雜的人物關系通過作者和譯者的娓娓道來,讀起來也沒有任何理解障礙。

  有關癌癥的故事,在多條故事主線和歷史場景中切換,完全就是在看一部以“癌癥”為主角的史詩大片,巨細靡遺,這真的是你能找到的,最全的癌癥編年史了!

  2

  每個人都必須了解一點癌癥知識

  說到這里,也就產生了第二個問題:雖然《癌癥傳》寫得和翻譯得都不錯,那我為什么非要看一本關于癌癥的科普書不可呢?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新發癌癥1929萬例,其中我國新發癌癥457萬例,占全球23.7%,也就是說每分鐘有8人被確診癌癥。

  雖然就全球來看,中國的癌癥發病率排在50名開外,遠低于美、日、澳等發達國家,但我們的癌癥死亡率卻特別高,占到了全球癌癥死亡人數的30%。

  不夸張地說:有一天,我們很難見到一個沒有癌癥患者的家庭。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在《癌癥傳》中,穆克吉認真梳理了人類歷史上流傳至今的幾乎所有醫學文獻發現,在大約公元前400年的希波克拉底時代,希臘語“螃蟹”(karkinos)作為癌癥的代名詞首先出現在醫學文獻中。

  腫瘤周圍經常分布著擴張的血管,這讓希波克拉底想起了螃蟹挖沙時的樣子。當然這幅畫面不僅獨具匠心,還栩栩如生。

  此后,又有許多作家、醫生以及患者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完善。在某些人眼中,腫瘤堅硬粗糙的表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結實的螃蟹殼。其他人則認為腫瘤在體內悄然擴散就像螃蟹快速潛行。

  但幾乎在此之后,“癌癥”一詞就幾乎在各種醫學文獻中絕跡。

  直到1858年,德國病理學家魯道夫·菲爾紹的《細胞病理學》出版,強調“細胞皆源于細胞”,所有的疾病都是細胞的疾病,意識到癌癥就是病理性增生導致的典型疾病。

  當菲爾紹于1902年去世時,人們根據研究結果才漸漸勾勒出全新的癌癥理論。癌癥是一種病理性增生疾病,癌細胞具有自主分裂能力。這種異常增生將導致細胞分裂失控,形成的腫塊還會侵犯機體器官并且破壞正常組織。

  癌癥可以表現為不同的類型,例如乳腺癌、胃癌、皮膚癌、宮頸癌、白血病以及淋巴瘤等。但是就細胞水平來說,所有這些腫瘤的發病機制大同小異,就是細胞分裂病理性失控。

  隨著近幾十年來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人們對于癌癥的理解也發生了根本性轉變。

  現在我們認為癌癥是某種細胞生長失控引發的疾病,而基因突變就是導致上述結果的始作俑者。

  在正常細胞中,功能強大的基因電路負責調控細胞的分裂與死亡;在癌細胞中,由于基因電路遭到破壞,細胞生長將不受控制。

  除此之外,癌細胞還具有生長速度更快以及適應能力更強的特點。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們的生存能力比正常細胞更加完美。

  我們可以將抗癌原則總結為以下兩點:找到防止易感細胞發生突變的方法;在不影響正常細胞生長的同時清除突變細胞。

  雖然上述兩點看似簡單明了,但是實際上舉步維艱。

  細胞惡性增殖與正常生長在遺傳層面上存在許多相似之處,而如何進行鑒別可能是擺在人類面前最具重要意義的科學挑戰之一。

  研究發現,癌癥就潛伏在人類的基因組中:由于調控正常細胞分裂的基因能夠被機體識別,因此這些執行關鍵細胞功能的基因發生突變后將被視為異物。

  此外,癌癥還與社會發展息息相關:隨著人類物種的壽命不斷延長,我們不可避免地會遇到細胞惡性增殖的問題。因為癌基因突變概率隨著機體衰老而逐漸增高,也就是說,癌癥本質上與年齡相關。

  從某種相反的角度來看,假如人類在追求不朽,那么癌細胞也在尋覓永生。癌癥,也因此被當作一種“現代”疾病。

  《癌癥傳》中,講述了百年來,人類醫學與癌癥抗爭的歷史,從麻醉與消毒手術的完善到提出根治主義手術,再到人類發現能夠用于治療極個別癌癥的化學藥物的化療,以及放射性療法的成熟。

  這段歷史也充滿了傲慢、狂妄、專制、誤解、空想與炒作等誤區,就像30多年前人們曾經大肆宣揚的那樣,癌癥將在幾年內實現“治愈”,我們總以為戰勝癌癥指日可待。

  但事實,當然沒有那么簡單。

  3

  重新定義抗癌戰爭的“勝利”

  1985年的一項調查研究表明,雖然人類在對抗個別癌癥方面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但癌癥的整體死亡率并沒有下降。

  20世紀80年代以來,遺傳生物學和分子生物學的發展,讓人們了解了生物基因的奧秘,也讓人們對癌癥的認識產生了突破性的進展。

  我們已經發現,雖然癌癥有著各種各樣的誘因,但癌癥本質上是一種基因性的疾病,致癌基因來自一些負責調節細胞生長的基礎基因的突變:DNA復制時的偶然差錯和外界致癌因素的干擾都會讓致癌基因在我們的基因組中不斷積累。

  21世紀初,靶向抗癌藥物和基因測序的出現又為人類的抗癌戰爭帶來了一絲勝利的曙光。

  而基因測序也再次反映出癌癥和我們基因之間的緊密聯系,癌癥就像是縫在了我們每個人的基因序列中,因此它永遠無法消滅。

  而具體到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我們自己可以做到的,經過科學證實的癌癥預防手段又有哪些呢?

  理論上,一種癌癥,如果外因所占的比例越高,就越容易預防。

  很多人得癌癥,和長年累月暴露在一些致癌外因下有密切的關系。目前已知的明確致癌外因,有20多種。

  2019年,中國國家癌癥中心、中國醫科院腫瘤醫院的癌癥早診早治辦公室在《柳葉刀·全球健康》發表重磅論文,仔細分析了中國各省的不同癌種由23種可預防的致癌風險導致的比例。

  統計顯示,感染因素是35~39歲患者得癌癥的第一大風險。

  約有35%的男性患者和20%的女性患者和感染有關,HBV感染導致的肝癌和HPV感染導致的宮頸癌占了很大一部分。按時接種疫苗,并且做好篩查非常重要。

  另外,幽門螺桿菌是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胃癌1類致癌物,容易引起慢性胃炎和消化性潰瘍,與胃癌的發生息息相關,且家庭成員之間最容易相互傳染。在我國,幽門螺桿菌感染率大于50%。

  除此之外,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清單中,還根據致癌能力的證據強弱,致癌物一共被分成了4 大類:

  1 類:明確致癌物(120 種);2A類:很可能致癌物(81 種);2B類:可能致癌物(299 種);3 類:無證據的可疑致癌物(502 種);

  從科學角度,1類致癌物的致癌性都是被廣泛驗證的,而且有充足的證據,科學界一致認可它們對人體有危害。

  其中,真正的兩位頭號致癌大佬,不用說你也能想到,那就是煙和酒。

  煙,能引起十多種癌癥,90%肺癌都是吸煙引起的。而且二手煙,甚至三手煙(衣物上的殘留)都會對周圍的人,尤其是對孩童造成巨大的健康影響。

  煙草中含有93種明確有毒的物質,其中78 種是明確致癌物。

  酒精也是1級致癌物,因為酒精進入體內會被代謝為乙醛,而乙醛能引起DNA突變,因此會促進癌癥發生。

  中國有大量攜帶乙醛脫氫酶(ALDH2)基因缺陷的人,這些人的一大特點是喝酒上臉。這些人,以及基因修復能力有缺陷的人,特別容易受到酒精和乙醛的傷害。

  任何含酒精的飲料都致癌,無論白酒、紅酒還是啤酒。酒的度數越高,致癌風險越大。

  除此之外,穆克吉特別強調,由于癌癥預防依然是一門相對年輕的學科,因此要想準確指出飲食在癌癥中的作用非常困難,所以日常生活中,看到“某某食物致癌”的說法,我們對其背后的科學性還是應該要打個問號,不要輕信。

  這也是《癌癥傳》中對癌癥預防機制著墨不太多的原因之一。

  癌癥,說到底,還是要早發現、早治療。

  在《癌癥傳》中,穆克吉認為,對抗癌癥,不再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我們不得不重新定義“勝利”的含義:

  那就是盡力延長患者的生命,在正常的衰老之前阻止癌癥帶來的死亡。